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
推荐车主收藏!新能源汽车出行,充电难不难?这些细节告诉你

国民男深井 2020-9-28 12:34 81人围观 新闻资讯

充电桩关系到新能源汽车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今年以来,《上海市促进电动汽车充(换)电设施互联互通有序发展暂行办法》发布,上海将致力于解决电动汽车充电设施找“好桩”难、进小区难、充电安全监管难等问题。

那么实际充电情况究竟怎么样?

近日,记者走访上海多地后发现……

郊区充电的困局

随着充电桩普及力度加大,上海市区充电桩分布较为密集,也越来越方便。但越往外圈,充电桩越少。

从理论上说,郊区长时间行驶,更需要充电桩。尤其近几年,上海周边可玩景点越来越多,郊野公园陆续开放,乡村振兴开发出多条郊野旅游线路。但这些地方对新能源车并不友好。

高速公路服务区只有直流快充桩,没有交流慢充桩,让许多混动车车主望而却步。

此外,根据联联充电数据,上海中心城区有约300个充电点,而有些郊区,充电点只有个位数。

城郊充电资源分配不均,在郊区充电较为艰难。

记者致电鲜花港,对方表示鲜花港只有一个停车场,没有设置充电桩,建议游客停在附近的东海老年护理医院,然后再步行回来。通过地图软件搜索,东海老年护理医院有安悦充电站,设置了1个快充桩和5个慢充桩,不仅数量少,且该医院离鲜花港1.3公里,步行需要20分钟。

青西郊野公园的客服人员则对充电桩的情况不了解:“你要自己开到我们停车场的入口,问那里的保安,我现在不能保证去了就一定能够充上。”

而在集成各家运营商App数据的地图软件上,显示该公园1号停车场有国家电网8个快充桩。

顾村公园客服人员在电话中表示:“3号门停车场好像有七八个充电桩,之前好像坏了,现在或许可使用,但公园客流量大,不一定来了就能充上。”地图软件显示,3号门停车场有16个充电桩,快充和慢充各占一半,1号停车场其实也有国家电网的16个充电桩。

试想一下,准备郊游的新能源车车主,经过电话咨询和信息查询后,真能放心开车出去玩吗?

充电桩主要分为直流快充、交流慢充两种。直流桩体积较大、安装成本较高、充电速度较快;交流桩体积较小、安装方便、充电速度较慢。纯电动汽车一般配有双充电口,而混合动力汽车仅可使用交流慢充桩。

充电接口的差异成为不少车主使用公共充电桩的“拦路虎”。目前长三角地区高速公路服务区的充电站,均为直流快充桩。对只能使用慢充的混动车车主十分不友好,混动车车主不敢轻易开到外地。

另外,直流充电桩也有接口匹配问题。纯电动汽车车主孙涛回忆,去年在长三角一带的沈海高速驾驶时,某服务区直流充电桩无法充电。

“当时我立刻拨打了国家电网的服务热线,客服告诉我,该充电桩接口是国标2011,而我的汽车接口是国标2015,二者无法兼容,我只能用剩下的电量开到下一个服务区充电,幸好预留的电能还够。”孙涛说。

2015年,为规范充电桩,重点解决充电桩的安全性和兼容性问题,国家五部委联合发布电动汽车充电接口及通信协议5项国家标准(简称国标2015),该标准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。

4年过去了,市场越来越规范,新车和新桩接口一般都是新国标,但仍然有车主遇到接口不匹配、充电枪被锁等困境。

及时淘汰旧接口,统一新标准,查漏补缺的工作很重要。

手机装6个App,仍找不到一个能用的充电桩

“找桩难”是车主们吐槽的“火力集中区”。车主们通过充电桩运营商的App进行定位寻找,而各家运营商App数据并不互通。

目前常用的几家运营商App有国家电网、依威能源、星星充电、特来电、普天新能源、安悦充电、小桔充电、特斯拉等。不同运营商的充电桩,需使用各自的App进行寻找、操作和支付。有的停车场只安装了某一家运营商的充电桩,而有的同时有几家。情况不一而足。

这迫使车主们想找到更多充电桩,就必须安装更多App,使用十分麻烦。

更麻烦的是,即便手机里装了4至6个App,也未必能找到一个好用的桩。App信息时常与实际情况不符,车主可能白跑一趟,甚至花冤枉钱交停车费。

比如,特来电App智慧广场充电站的评论区,不少网友反映,这里的充电桩经常因“跳枪”而充电失败,“明明看到有许多充电桩,却没有一个能够使用,浪费时间”。

记者根据特来电App指引,来到位于武宁南路上的智慧广场B2层停车场,发现有1个正在使用的直流充电桩、3个空闲的直流充电桩、4个未标识的壁挂式充电枪和14个车挡式交流充电终端,与App所显示的“1个在使用的直流充电桩,7个空闲交流充电桩”信息不符。

致电特来电,其客服表示,只有粘贴了二维码的充电桩能够使用,“其余的充电桩仍属于预留设备,暂未开通”。

实地探访中,多个充电桩都存在预留未开通问题。这可能会对车主造成一定误导。

又比如长宁来福士西区地下停车场有普天新能源的充电桩。来福士服务台工作人员指引记者前往B2停车场收费处,购买电卡后到充电车位插卡充电。

记者前往App上指示的B2层51—54号车位,发现现场并没有充电设施。停车场工作人员说,充电桩正在维修,暂不开放,重新开放时间未知。整个过程花了20分钟,却是白跑一趟。

官方App数据不全,少人知晓

意识到互联互通的重要性,上海市政府一直不断倡导信息共享,已采取了一些措施。

比如联联充电App是上海市政府指定的官方平台,也是上海充换电设施公共数据采集与监测的市级平台,目前已有20余家运营商加入,但实际使用仍存在问题。

和其他App一样,联联充电的数据也不精准,比如上述案例中的智慧广场停车场,联联充电显示“16个直流充电桩,0个交流充电桩”,不符合实际情况

此外,其整合力度仍然较弱,如国家电网充电桩的分布,没有明确体现。大部分受访车主表示,他们并没有听说过联联充电。

2018年,国家电网、南方电网、特来电、星星充电等运营商共同成立了一个新能源汽车充电服务网络平台,联行逸充App是该平台的产品。

联行逸充App打开后,界面以列表形式清晰标注了附近充电桩的距离、数量、费用和运营商名字。点击地图模式后,App还会自动选取最近的充电桩进行路线导航。

但即便这两家App整合了信息,实际上支付扫码时还有可能遇到不能辨识的问题,最终逼得车主再去下载运营商自己的App进行支付。

大相径庭的停车场服务

阻碍车主使用公共充电桩的,还有各停车场大相径庭的服务。

大部分商场或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对充电桩数量、位置、品牌、快慢类型等问题不太清楚。一些老旧停车场,环境管理较差。

中山公园地下停车场充电车位,地面斑驳、墙体剥落,车位旁边还堆放着废纸盒等垃圾,一支被使用过的充电枪垂着头挂在墙上。

车主孙先生告诉记者,有些充电桩积着厚厚的灰尘,使用完手上满是灰尘,“久而久之就不愿意使用公共桩充电了”。

走访市内停车场时,记者屡次看到燃油车或不充电的新能源汽车占据充电车位

龙之梦大酒店地下停车场,一排无须充电的燃油车停在特来电充电车位上。

中山公园地下停车场,20个充电车位,停放着十几辆汽车,但只有两辆新能源汽车在充电。

南京西路恒隆广场B2层停车场的9个充电车位中,一个车位停放着一辆燃油车,车旁还赫然立着“电动汽车专用,其他车辆勿停,谢谢配合”的字样。

“在地下停车场找充电车位很难。”荣威车主刘先生抱怨。大部分商用停车场空间复杂、车位密度高,寻找特定充电车位较难。而明显的分区和醒目的标识,起到关键作用。

指示牌标识错误给车主找桩雪上加霜。跟随App指引,记者来到家乐福武宁路店,App显示其一楼停车场还有“1个直流充电桩和4个交流充电桩”,然而在停车场入口处,“一楼车位已满”的标识引导着所有汽车前往二楼停车。

记者步行回到一楼发现,其实一楼停车场内仍有较多车位,5个充电桩均处于空闲状态。

除车位位置的标识外,还需要一目了然的直流快充、交流慢充标识,以及充电桩操作指南和维修电话等服务标识。

不过,也有办法管好充电桩。

南京西路恒隆广场的B2层和B3层的充电车位,墙面和地面都被漆成了蓝色,与其他区域明显区分,墙上和立柱上还设有明确标识:电动汽车充电车位向前。跟随标识指引,可顺利找到充电车位。

虹桥南丰城分为南北两区,人流量大,车位较为紧张。虹桥南丰城北区B3停车场有8个直流桩和7个交流桩,而B2停车场有8个直流桩和17个交流桩。

“燃油车占位”在这里很是普遍,不同的是,B2停车场用标志桶占位预留了3个“充电专用车位”。

据停车场保安沈飞介绍,为了让新能源汽车顺利充电,虹桥南丰城想了很多办法,一度使用标志桶将所有充电车位预留。但高峰时期车位几乎停满后,不少车主会自行挪开标志桶停车,占位形同虚设。

在不断摸索中,工作人员发现,车主的自觉性在预留3个专用车位时达到最高,其余充电车位可开放给所有车型,也极大缓解了高峰时期“停车难”。

不开放的“专用车位”

对于特斯拉车主来说,找桩似乎没有那么难。官网数据显示,特斯拉在全上海已设置超过33个超级充电站,另外还有十几个即将开放。

记者实地走访了位于上海丁香国际商业中心的特斯拉超级充电站,看到50个超充桩,只需30—40分钟就可以充好一部车。需要注意的是,超充站属于特斯拉专用,不开放给其他车型。

“特斯拉超级充电车位,非特斯拉车辆请勿占位。”位于长风大悦城地下一层的特斯拉充电站贴了这样的标识。立柱上还贴有“其他车辆占用有锁车风险”的字样。

这里时常看到有专员在看管车位,遇到其他车型的车辆停放时,专员会进行引导劝服。

据了解,特斯拉超充站不开放给其他车型的原因有几点。

首先是技术不同,超充站的充电功率较大,其他车型可能无法承受如此高的功率。

其次,从商业角度看,超充站能带给特斯拉车主VIP体验,如果其他车型也能使用,高峰时段可能会让自己品牌的车主等待过久。

另一边,新能源电动汽车分时租赁企业EVCARD也设置了自己的壁垒。EVCARD充电桩只给自家租赁车辆使用,但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政府正门外的停车场,记者看到一些EVCARD充电桩不仅有破损,也有燃油车占位,其中一个充电桩还被其他车型的车辆充电使用。

中山公园地下停车场的EVCARD有20个专用车位,有一辆私家车在此充电,其余19个充电位空闲。

记者致电EVCARD,客服表示:“不是我们的租赁车辆不可以使用这些桩,我们会派巡检员过来处理和沟通。”还说,EVCARD目前仅在崇明岛有部分充电桩开放给公众。

位于浦东新区的春之声小区,则是一个比较好的开放案例。

在该小区门禁外,靠近保安室的地面有7个停车位,归小区管理,开放给所有车主。4个车位安装了充电桩,使用时可找小区保安解锁,收取一定费用。

“小区同意运营商来装充电桩,也是为自己小区里的电动车车主着想。”保安说,“实际上来这里充电的外来车不多,每周三四辆吧。所以平时也会让燃油车停放,如果有电动车需要使用,我们会协调。”

【当事人口述】

复旦大学工作人员:

复旦大学校区装了约200个充电桩,老师依然嫌不够用。充电桩基本都是交流慢充桩,直流快充桩在学校里不太实用,电量太大,改装成本很高。

占位的情况难以避免,一旦发生,可联系保卫人员,他们会进行协调。

复旦大学对于校外车辆的管理很严格,外来车辆,包括附近居民都不可以随意进入使用充电桩。

家乐福武宁路店保安:

能否安装充电桩事先需要有人勘察。小桔运营商和家乐福签了合作协议。装之前,需要保安部申报,工程部评估,进行消防检查。

我们这里都是老线路,不能开玩笑。容量需要经过计算,比如一辆车充多少电,同时启动将会产生多少电量,电网能否承受,是否有波动等。好在家乐福附近就有高压电网,技术上不难。

混动车车主黄先生:

我是混合动力车,去年从上海前往杭州,在高速公路休息区看到国家电网的充电桩,发现和我的车不兼容,没有充成功。

单位没有充电桩,只能在家里充电。但我们小区是地面流动车位,没有固定车位,小区物业不让装。

上海政策规定,必须物业敲章同意安装充电桩后,才能购买新能源车。但实际上“黄牛”可以搞定假章,进行假安装,如此就能顺利买到新能源车。

我现在只能从阳台拖根线到楼下充电。车子如果停得离阳台太远,就没办法了。

我手机也下载了几个App,但不好用。到商场购物时,兜好几圈都不一定能找到充电区。如果专门去充电,停车费又太贵,不划算。

我曾经在单位职代会时提过建议,希望单位停车库能安装充电桩,倡导绿色低碳出行,但没被采纳。

企业员工祁先生:

我一直负责公司充电桩的管理工作。只要在公司有停车许可的车主,可以请自己汽车品牌的相关人员来安装充电桩,我们只负责拖电线。专业人员认为可以装,那我们就接电线。

当然充电桩数量是不够的,但都是同事,有啥不好商量的,反正也不收电费钱。常常一辆车上午充电,另一辆车下午充电,共用一个桩。

公司的桩,不开放给周边居民和外来人员。要保证公司的安全,保护公司的隐私和机密,万一商业间谍溜进来怎么办?

电力公司工作人员王先生:

国网的电能质量,就世界范围而言也是很强的,上海更是数一数二。

目前我国充电桩的安全性技术已经做得很好,车主可以放心充电。交流充电成本低,设备简单,220V电线拉出来就能用。

有些车主没有充电桩,直接拿自家插座充,理论上是可以的,但充得久,容易发热起火,这和接线板质量相关,接线板必须有过流保护,插座有接地线,防止烧坏。如果充电时周围没有易燃物,可能只是地上烧一个印子。但是家里东西多,万一周围有易燃物,安全风险仍然不好说,所以仍不提倡在家里充电。

老小区电能容量不够,也可能会出问题。尤其是直流桩,不是有了场地,想装就能装的。

国网的主要职能是调度,简单来说,保证电能一直在消耗。就好比全中国的电突然集中在上海电网上,电网瞬时承载巨量电能,电能过分溢出,骨干网容易瘫痪。

而新能源车对于下一代电网的探索很重要。

简单来说,世界电网的主要问题都在于峰谷差带来大量的发电冗余。峰时,需要满足大量发电任务,但谷时,电能无法发出。新能源车夜间充电,成规模后,作为一个巨大的电池阵列,能够削峰平谷。

当然这还是一种设想。未来如果有一天,电池密度超级大,那么道路上跑的电力汽车,实际上就是高速飞奔的电能。

目前充电桩企业想要回本确实比较慢,对它们也别苛求。风口企业和国企参与得比较多。风口企业可能看中的是好看的简历,后续运营维护的动力不足。国企承担了较多的任务和责任。还有一些地产商和商铺,顺带做一下。

漕溪北路737弄汇翠花园居民尤先生:

国家一直鼓励使用新能源车,我也动心了,近期打算把原本的燃油车换成特斯拉。

但是在小区安装充电桩的环节上,我被物业数次拒绝。我的车位是自有车位,拥有长期使用权,位置在地下车库机架一层。物业以机架车库为由拒绝安装充电桩,但实际上对一层来说,并没有安装技术性问题。

即使最后不能安装,也应该由专业机构和专业部门评估说了算,而不是由物业说了算。为此,我投诉到街道办事处,收到的答复是:

根据《上海市电动汽车充电设施建设管理暂行规定》第十九条:电动汽车用户在住宅小区有自有产权车位或经车位产权人同意,在租赁期一年以上的固定车位上安装充电设施的,物业服务企业应当予以支持和配合。

其中,“由专业机构及专业部门查看出具是否能够安装充电设施的具体意见,如以上相关责任人或单位均同意安装电动汽车充电设施,物业将积极予以支持和配合。”

面对答复,我一头雾水。

街道办所称的“专业部门”,请问是哪个?后来我自行查询了相关条例,里面有如下内容:(一)市交通委负责本市电动汽车充电设施建设统筹协调与推进工作……(八)各区县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内电动汽车充电设施建设的推进工作,依托住宅小区综合治理工作机制,确定推进充电设施建设工作平台,并明确相应职责……

于是我写了第二封信,给所在区政府,得到的结果是“自办不受理”,理由是“您来信反映的事项不属本级机关职权范围”。我现在打算写第三封信给市交通委。

经历了与物业的“斗智斗勇”,我感觉现在鼓励充电桩发展的文件,还是形同虚设。物业“积极予以支持和配合”只是一句空话,怎么支持?该不该装谁说了算?安装的过程充满艰辛,却找不到哪个才是真正管事的主管部门。

【建议】

互联互通需贯彻到最后一步

如果仅需要“找到”充电桩,信息集成并不难,甚至不需要新App。如百度、高德等地图导航软件,已有聚合功能,点击“图层”—“充电桩地图”,上面已集成国家电网、依威能源、星星充电、特来电等十余家运营商信息,可直接显示距离位置、空闲情况、价格等,一目了然。本身的地图功能还能直接进行路线导航,避免了运营商App要跳回地图软件导航的步骤。

然而,找桩信息只是第一步,支付端没有打通,为了支付使用,这才有“一部手机下载6个App”的麻烦。

信息互联互通,不仅在于开放数据,更关键的是操作全流程打通。如何让用户只下载一个App就能完成找桩—导航—支付的全过程,还有诸多提升空间。

后续维护管理比安装更重要

充电桩作为频繁使用的电子设备,后续如何有效监督、维护与管理,出错了找谁等,都需要专人运营,而不是一装了事。

国家电网在充电桩的维护经验上值得借鉴。

据国家电网上海电力公司工作人员介绍,上海公司建立了针对高速与城市快充站的网格化巡视制度,在全市范围设立约27个运维检修服务网点,定期开展充电设施巡视、维护和检修。

公司建设的充换电设施均接入国网车联网平台,在线监控充电桩运行状态,自动判断并生成运维工单。运行监控中心设专人24小时值班,处理车联网平台、95598、400热线等渠道的咨询、运维、检修工单,全天保障充换电设施在运、可用。

“拨打国家电网的服务热线报修设备,很快就有维修人员前来修理。”虹桥南丰城停车场工作人员沈飞证实。

而对于其他运营商,需要督促其出具细则方案。比如运营商与停车场前期合作洽谈时,就需要明确设立充电桩位置指示牌、燃油车占位管理投诉电话,指定信息核实或平台监管的责任人。

还可以与吸烟举报类似,贴上专门的投诉电话或网络渠道,明确监管主体责任。如此,上海市公共充电桩服务才能实现“从重建设转向重运营,从全面推转向抓重点,从无序充转向有序管”。

官方整合平台需要更多推广宣传

目前的信息整合类App,车主知晓率和使用率都不高。它们需要被更多推广宣传,避免资源重复浪费。

实际上,也可以考虑市场机制,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,进行信息整合与长效管理,往往事半功倍。

比如一些地图软件,普及率很高,也已经集合了现成的充电桩信息,是否能促使底层平台进一步打通,如最末端的支付流程打通等,即可解决信息互通问题。

开放专用停车位

特斯拉等品牌商的专用充电站,并非没有开放的余地。据外媒报道,从2015年开始,特斯拉就谈到将其超级充电站开放给其他车商的可能性。

2016年,中国的“新国标”接口实施后,特斯拉中国一篇《就近期“特斯拉不遵守中国充电国标”等不实报道的声明》中提道:“特斯拉将在符合新国标的基础上继续推进超级充电站、目的地和家用充电桩建设的同时,也愿意以开放的态度与其他充电企业、服务商合作交流,鼓励互通互联。”

4年时间过去了,特斯拉超充站对其他车型开放的进展仍不明显。究竟问题出在哪里?可调研具体情况,研究让企业如何更有开放的动力。

春之声小区利用门禁外空间,开放公用充电停车位,类似的模式也可多鼓励推广。如果城市有更多犄角旮旯的地方,愿意积极推进充电桩的开放,积少成多,会对新能源汽车的推广有所助益。

适当调整布局,向郊区倾斜

郊游路途较长,新能源汽车更需要公共充电桩,应多鼓励郊区景区安装充电桩,提升服务质量。尤其是大型景区的停车场,需要加大充电桩投入力度。

郊区公共交通不及市中心密集,客观上小汽车使用率更高。郊区充电桩能多留住车主,增加游客停留时间,带动景区消费。

( 感谢实习生俞宏浩 刘畅 张天弛对本文的贡献)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我有话说......
  • 周多渔 2020-9-28 12:35
    明知道现在的技术有限,服务不完善,为什么还要屁颠屁颠去买电车呢,等服务完善了再换电车,不香吗?
  • 小聪520 2020-9-28 12:35
    “对只能使用慢充的混动车车主十分不友好,混动车车主不敢轻易开到外地。”这句话有点问题,混动车主去外地可以加油。